有温度的乡村理发店岁月流转中的乡愁情怀

时间 • 2022-04-25

有温度的乡村理发店岁月流转中的乡愁情怀全部内容如下欢迎阅读浏览。在这里你也可以找到更多关于女士、男士剪发,烫发、染发、吹风造型、接发、新手小白、助理、发型师、美发大师等,美发相关知识。

 

文|谭晓辉

这是我的农村老家的一个理发店,坐落在这个村子集市的一隅有几十年了,理发店是真小呢,只有十多平米,生意却是好得很。像我,已经多年不在老家居住了,每次开车几十里地去那里理发,必须要提前预约,否则有可能排不上号的。

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体态稍胖、白净的圆脸庞上总挂着微笑的中年女人,我称呼她温姐,有时直接喊姐,温姐既是店主,也是店员,这个店主要是她一个人在忙活。有时她年迈的老母亲也过来店里帮她招呼客人,这是个个子不高、神态平和慈祥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腰有点弯,耳朵却不背。我去店里时这位慈祥的老人总是很亲热的和我聊天,问我的近况,问我的父母的近况。店里靠门的西边墙上是一面农村70年代常用的大镜子,占据了这面墙的大部分,黑色的木头框,镜面总是光亮、干净的;镜子下是用了几十年的一张长方形木头桌子,桌子上放着理发用的工具,旁边一把旧的转椅;相对的东面靠墙下是一溜儿蓝色的长椅,椅子是铁质的,有的地方已经有点掉漆了,冬天的时候椅子上会贴心地放着棉的坐垫;南面靠墙边有一张小床,来的人多了,长椅上坐满了,人们就在这张小床上坐着。靠近门口的邻长椅的一侧还有一口农村人家常用的小水缸,水缸旁边是一个小的土炉子,炉子上常年地放着水壶,冬天的时候温姐还会接了管子通到外面,所以冬天的时候这个小店里也是暖暖和和的,进了店马上就能感受到春天一般的温暖。

来这里理发的人大都是附近村子里的,男女老幼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有。这个店在这里经营了有几十年了,最初是温姐的父亲在做,人们称他老温,老温的理发手艺也是相当好的,脾气也好,总爱和人开玩笑、说笑话,从那时店里的生意就好。后来老温生病去世了,老温的小女儿,就是现在的温姐接替了父亲的手艺继续在做,人们在人前人后都夸温姐不只继承了父亲的好手艺,也继承了父亲的好脾气。在这个只有二三百米长的农村集市上,原先除了这家小店外还有一家理发店,只是去那理发的人很少,几乎不被人注意到,渐渐地就销声匿迹了。温姐理发店的名字好像叫清新理发店,我看到在理发店门口竖立着的一块木牌子写着这几个字,只是人们从来不喊这个名字,我们统统称呼它老温理发店, 几十年过去了,店还是那个店,没有扩大,也没有装修,岁月如流水,当年的年轻的小温也成了如今的中年老温了。

随着物价的飞涨,理发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在县城里男的理一个平头都要二十元了,老温理发店的理发价格还是五元,而且,据我看来,温姐理发的细致和认真程度绝不亚于城里理发店里打扮时髦的年轻小伙子,无论有多少人在等,她都会一丝不苟地用她惯用的电动小推子,一点一点地从左边理到右边,从前面理到后边,遇到有刮脸的顾客,温姐更是仔细而轻缓,如果你见到过作家是如何润色他的文字,雕刻家是如何雕琢他的作品,你就该知道温姐是如何严谨而认真地对待每一个来理发的顾客,我有时有一段时间不来,以为这理发的价格可能涨了一些了,结账时会特意地问:没有涨价吗?温姐。温姐笑吟吟地说:没有呀,五块钱就行。

温姐是真累呢!我每次去的时候店里都坐满了人在等,而且一直不断地来人,温姐常常饭也顾不上吃,有的人以为中午饭点儿人少就特意在饭点赶过来理发,所以对温姐来说中午饭吃到两三点钟是常有的事。有一回温姐和我聊天时说:真累呢,觉得腿都要转筋儿了。但是不管怎么忙,怎么累,温姐从来不烦,不急,无论多不听话的孩子,多不利落的老人,温姐都是好性子,不急不缓,不乱方寸。

当然,对我来说,我去那里理发不只是因为温姐理发手艺好,我更想借理发的机会回那个我生活了很多年的老地方去看一看乡邻,听一听乡音,解一解乡愁。

这个理发店,我的父母亲来过,在从前父母身体还算健壮时,他们在农村老家居住,这个理发店是他们常常来光顾的地方,那时侯还是温姐的父亲老温在理发,如今,父母年迈和我们一起在城里生活,说起老温理发店有些健忘的母亲总还是记忆犹新;这个理发店我的侄子来过,他小的时候在奶奶家住,我的母亲,他的奶奶常常带他来这里理发,如今,我的侄子已经是个大三的学生了,他去了更大的地方读书,见识了更多更大的理发店,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这个小时候他常常来光顾的老家小村里的理发店呢?这个理发店,我的儿子小的时候常常由我的父亲,他的姥爷带着来这里理发,那时的儿子小小的人儿坐在这个宽大的旋转椅子上从开始理发就哭,一直哭到理完了头发,哭得梨花带雨、天昏地暗,弄的满脸都是碎的头发渣渣,他的姥爷每回带他理发都要提前给他买一些零食哄着不哭,如今我的儿子已经长成了一个健壮、懂事的小伙子了,现在的他常常央求我带他去这个被他叫做老温理发店的小店里理发,理发时温姐说起儿子小时候的样子,我们几个人总是乐得不行。

温姐的理发店还是一个消息情报站,十里八乡的新鲜事,谁家的婆婆媳妇不合了,谁家的老人生病了,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家闺女嫁了个什么婆家......所有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事,在这里都能听得到。家长里短、生活琐事就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老百姓的生活简单而琐碎,有难过也有开心,人们相互之间说说聊聊,开心的事一起分享,这开心就被扩大了好几倍;难过的事一起分享,经过开解和宽慰,这难过也减轻了好多!我来这里理发常常会遇到村里的人,无论富有或是贫穷,这些从祖辈开始就在一起相处了多年的乡亲,相互问候之间,那种熟稔和亲切的感觉,那种经过岁月沉淀积累的情感,这些都是我从别的任何地方感受不到的。

这是个普通的理发店,它没有豪华的装修,也没有精致的摆设。然而这又是个不普通的理发店,在别的地方,我找不到任何一家这样的理发店,有温度,有感觉。在这个店里,有岁月的流转,有乡情的积淀,还有不舍的乡愁。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逐步实施,也许有一天这个理发店所在的村子拆迁,这个店会从这个位置上消失掉,然而有些东西是永远消失不了的,像这个店,即使有一天它在这个地理位置上消失了,但是它在人们心里的位置、它在这岁月坐标中的位置不会消失,你相信吗?

作者简介:谭晓辉,笔名菜根,七零后,德州平原人,闲时吃紧,忙时偷闲,乐享文字之趣,生活之趣!爱好轻音乐、跑步,文字;自学山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有《茶酒人生》、《碧艾深处念屈原》、《陪父母回老家》等文字偶发于媒体及平台。作品《车来车往》曾在平原县辉煌七十年筑梦新时代文学原创作品征文活动中获二等奖。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有温度的乡村理发店岁月流转中的乡愁情怀

有温度的乡村理发店岁月流转中的乡愁情怀

文|谭晓辉这是我的农村老家的一个理发店,坐落在这个村子集市的一隅有几十年了,理发店是真小呢,只有十多平米,生意却是好得很。像我,已经多年不在老家居住了,每次开车几十里地去那...